南昌某高校副教授王守正,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朱利霞律师认为

整点播报 2020-09-21 12:06:44

2019年9月,南昌某高校副教授王守正(化名)他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,申请调到离家较近的单位工作,被校方索赔违约金18.2596万元,校方称其因评定副教授职称未满五年服务期需要交纳“违约金”

但王守正说,自己是在2015年12月评副教授的,期间并未跟学校签署任何关于服务期的协议。对此,南昌某高校在仲裁裁决书中辩称:2018年,学校修订后的公示文件规定“在学校工作期间评定了高级专业技术资格人员的服务期为5年”以及“同一人员应完成的各类服务期累计合并计算”学校早前出台的文件也对上述内容作出规定。

今年5月8日,南昌高新技术产业区人民驳回原告王守正的全部诉讼请求。王守正称,他已于9月1日上诉至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,目前等待进一步审理。

律师:众多劳动纠纷争议焦点在于违约金金额

高校规定服务期和违约金制度是否合法合理?

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朱利霞律师认为,本案中,案涉某高校属于事业单位,如果其为劳动者提供了专项培训费用,对劳动者进行了专业技术培训,根据《最高人民关于人民审理事业单位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1条及《劳动合同法》第22条的规定,用人单位是可以与劳动者约定服务期的。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,应当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。

“上述关于服务期及违约金的约定,如果以‘全校通行制度’的形式来确定,需要经过职工等民主程序通过并公告或公示,且不能与法律、法规、规章及国家人事政策相抵触。”朱利霞说道。

而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王莉律师则持不同观点。她认为,南昌某高校出台的《暂行规定》第七条第(三)项规定:在学校工作期间评定了高级专业技术资格人员的服务期为5年。校方据此称因评定副教授职称未满五年服务期需要交纳“违约金”评定副教授职称既不属于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提供专项培训费用,又不是对劳动者进行专业技术培训,不应约定违约金。因此该规定不具有合法性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

本网页已闲置过久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

    图片错误无法显示